合工大副校长举报校长弄虚作假:不愿学校被毁

时间:2016-08-05 作者:天一泵业 

对话丨合工大副校长朱大勇:我个人没有任何期求

新京报快讯(记者贾世煜)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朱大勇实名举报校长梁樑弄虚作假一事正在不断发酵。昨日,合肥工业大学发布通报,对副校长举报校长一事作出回应称,校长梁樑的参评申报材料中未发现有虚假内容,举报材料中多个问题均与事实不符。

今天上午,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举报人朱大勇。面对合肥工大的回应,他坚称校长梁樑的报奖材料是假的,并表示自己可以放弃行政职务,做一名普通教师。但是,他希望永远待在合工大。

“没想到举报信被传到网上了”

新京报:你看到合肥工业大学官方对于举报一事的通报了吗?

朱大勇:我看到了。梁樑申报的材料完全是假的。第一点,他指导2013年以来合肥工大的人才培养,完全是时间颠倒的。当时他没有当校长,甚至还没有来,这些成果怎么可能是他的?(注:梁樑于2013年12月调任合工大副校长,2015年7月升任校长)第二点,他说是职务行为。学校里面所有的成果校长都能代表?没有他的事情他也能代表吗?这个在情理上能说得通吗?强词夺理嘛。而且他申报的奖项是个人的。

新京报:为什么会去找合肥工业大学纪委举报梁樑?

朱大勇:我之所以给校纪委举报,就是希望我们学校内部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让大家清醒认识到错误,能够内部改正。我不是需要结果,我是需要把事实让校内的人知道。但是没想到,(举报信)传到网上去了,让社会知道了。

新京报:网上的举报信不是你传的?

朱大勇:不是我传的。我只把举报信发给了一个领导和部分教授。

“很多人让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新京报:举报之后,学校找你说过什么?

朱大勇:昨天开了校党委常委会,党政办通知我开会,我没参加。校领导居然要处分我,说我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我是实名举报,如果学校纪委给出结论,我还可以反馈。反馈不行的话,我还可以向上级机构举报,再来进行核实。而这些程序还没有做完,就已经开始匆匆忙忙地要打击报复我。

学校纪委找我谈话说这个事情,他们没说我举报有假,也没说他(梁樑)报奖有假。就是讲理解不同,需要沟通商量。想以私了的方式来解决,甚至托很多人给我做工作,让我退一步海阔天空。

新京报:谁来给你做工作?

朱大勇:平时跟我熟悉一点的同事。

新京报:这两天举报的事情出来后,梁樑有没有给你发个短信或者联系一下?

朱大勇:他从来不给我发短信,我们俩见面不打招呼。

新京报:这样的状态持续多久了?

朱大勇:持续有半年了。

“我对宣城校区有自己的意见”

新京报:你在举报信中说你从全面分管教学工作到部分分管教学工作,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朱大勇:梁樑到了合工大以后,我到宣城校区负责全面工作,所以我在合工大的大部分教学工作分给他了。

新京报:在学校的几个副校长里,你分管的工作好像很少。

朱大勇:我只是分管翡翠湖校区的管委会。我曾多次提出来给我多分配一些工作。我从宣城校区回来以后也有其他副校长的工作全面调整了,没有一个分给我的。这就是我们工大的现实,因为我对宣城校区有自己的意见。

“我就当个普通老师,不会离开合工大”

新京报:你自己有没有考虑到举报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后果?

朱大勇:我根本不考虑这些事。合肥工业大学已经被弄得严重的生态扭曲,根本就用不得商量的,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有的老师、教授、院长敢怒不敢言。我是看不惯合肥工业大学被毁了,所以我要把这个事情揭出来。我个人没有任何期求。我可以当一名普通的教授。

新京报:你打算牺牲自己?

朱大勇:我是为了严肃党的纪律才走的这一步的,并不考虑我自己的任何事情。

新京报:你可以放弃自己的行政职务?

朱大勇:我就当个普通老师。我不会离开合工大,不会到外面去当官,也不会到外面去当老师,我就留在合工大。

新京报:你还是希望在合工大呆着。

朱大勇:我永远在合工大呆着。我是合工大毕业的,在这儿工作十年了。我不相信合工大就这么被毁掉了。

编辑:戴玉玺 刘恩峰

上一篇:合肥工大校长被副校长实名举报 称内容不实
下一篇:返回列表